森德網站設計有限公司 網站設計 網頁設計 網站設計 網頁設計 真人娃娃 sex doll

故事開始
OUR STORY BEGINNING

【故事】七篇來自藏地的故事~

在藏地,大到山川湖泊,小到一個家族,都可能會有各類神仙庇佑。當地人甚至對於各個神靈的長相穿著都描述的很詳盡。

 


 

我們從一個藏地的朋友那邊,聽到他們的傳說和真實發生的故事,以下是她所訴說的故事:

 

 

【小故事01】他的故事

 

朋友帶來一個靦腆總是微笑不多話的藏族男人,有幾天他固定的一個時間都要來我咖啡館坐坐。他其貌不揚,不太懂漢語,除了每天打幾個招呼,替他來杯拿鐵,我們彼此並無交流。

 

又一次他來,突然給我看手機裡一個女人的照片,彆腳的漢語說:「看,這是我老婆,漂亮嗎?」我覺得好笑,對一個陌生人展示自己的女人,這也算是搭訕的一種手法嗎?我敷衍道:「不錯、不錯。」他還很熱情地給我看了很多張照片,其實我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就隨口問了一句:「你老婆在老家嗎?」沒想到這話聲剛落,漢子眼淚就瞬間掉下來了:「我的老婆和兩個孩子都在地震中去世了,我拼命挖也沒有把他們找到。」

 

當時一瞬間,我簡直有些手足無措,情緒上也是一片空白。我沒辦法繼續聽他自言自語回憶那些慘烈的瞬間,默默走回廚房給他做了一餐飯。

再返回後,他已平靜許多,邊吃邊說:「妻子孩子走後,他放棄了所有之前經營的生意,獨自一人從玉樹出發,三步一長頭,用了近一年的時間磕頭到拉薩。從此以後到各地朝佛成了他生活的重心。」

 

 

 

講這些時他的表情平靜而堅定,而我早已控制不住淚流滿面。他的微信頭像是一張合成照片,背景是老婆淺然一笑,前方是他風塵僕僕雙手合十走在朝聖之路上。今晚我記得格外清晰。祈願所有災難罹難中的亡靈早日離苦得樂,晚安。

 

 

 

 

【小故事02】那個山神 X

 

 

在藏地,大到山川湖泊,小到一個家族,都可能會有各類神仙庇佑。當地人甚至對於各個神靈的長相穿著都描述的很詳盡。

 

我拜訪過一位當地村婦,據她所說年輕時曾被某個山神帶走過幾日,終日飛越在天地間又將她安全送回,甚是神奇。

 

還有一個山神,在當地聲名顯赫,據說很久以前,在康巴藏區的一個山谷裡生活一位虔誠修行的老僧人。

 

他終年在森林深處的山洞閉關禪修不問世事,侍奉在側的是一個小喇嘛。一天晚上,老僧人做了一個不祥的噩夢,清晨醒來他叮嚀小喇嘛:

 

「今日出門千萬不可撿拾東西回來,切記、切記。」

 

小喇嘛點頭應許,但是轉眼就忘記師傅的叮嚀。

 

小喇嘛在挑水的路上看到一個巨大而散發光芒的蛋,順手就撿了回來。老僧人一看到小喇嘛帶回的「禮物」大驚失色,說:

 

「這是一枚巨蟒蛋,這下完蛋了,這條巨蟒肯定要來找麻煩。」

 

小喇嘛才急得大哭起來:「這可怎麼辦才好?早就聽說森林裡住著一條成精的大蟒,如今我們招惹了他們,我們還是趕快逃回附近的村子裡去吧。」

 

老僧人一聲嘆息:「跑是沒用的,如今只剩一個辦法,但是你一定要配合。明天要是大蟒蛇來襲,我會變成一隻大鵬鳥將牠叼走,但是我變成動物無法控制自己的法力,你一定要記得將我身上的韁繩拉緊,不能讓我傷了這條大蟒。」

 

第二天天還沒亮,巨蟒果然來了,將整個山洞纏繞包圍。老僧人用哈達結成韁繩,把自己綁起,鄭重將繩子的一頭交給小喇嘛手上,然後念起咒語將自己變成一隻巨大的鵬鳥。

 

大鵬鳥呼嘯飛起,在天空嚇唬巨蟒,眼看巨蟒要被嚇跑了,小喇嘛這時候心想:

 

「看來巨蟒也沒什麼好怕的,不如將繩子放開來,說不定師傅能狠狠教訓牠一下。」

 

 

就這樣小喇嘛又忘記了師父的叮嚀,放開了繩子。一瞬間,大鵬鳥變得兇惡,將已經要逃走的巨蟒叼到嘴裡飛向天空,沒幾下就吞進肚子裡。小喇嘛這下看呆了。

 

等到老僧人恢復了原形,心痛不已:「我這輩子從未殺過生,這下犯了殺戒,而我吃了這劇毒的大蟒,馬上也將不久於人世了,這真是一段孽緣啊。」

 

小喇嘛這才慢慢回神過來,可是除了低頭認錯,也無其他辦法。

 

老僧人回到山洞,一番更衣準備後,將小喇嘛叫到身邊說:「孩子,你做事太魯莽,可我也不再怪你了。我馬上要進入圓寂後的禪定狀態,這是我最後的修行機會。七日之內,你千萬不可以讓任何人打擾我,七日之後你就將我的遺體火葬好了。」

 

小喇嘛哭著挽留師傅,但是老僧人已經進入禪定。

 

轉眼過了四、五日,小喇嘛慢慢又動了其他念頭,他心想:「師傅這樣一個遠近聞名的得道高僧,他圓寂了,應該告訴周圍寺院的僧人和村民來祭拜,怎能這麼秘而不發呢?一定是師傅為人處事太低調吧。」

於是這次小喇嘛自作主張地跑去遠處的村寨與寺院通知大家來祭拜。

果然來了很多僧人來替老僧人唸經祈福,當地的村民也絡繹不絕來祭拜。

小喇嘛洋洋得意,萬萬沒想到闖了一個大禍。

當天晚上,念經的僧人們大多都休息了,只有一位小僧人因為害怕野外的黑暗一直睡不著。

 

這個時候可怕的事情發生了,老僧人的屍體動了起來變成殭屍,小僧人嚇到拔腿就跑,可是其餘的僧人就沒有那麼幸運,殭屍襲擊了所有的人,以至於所有人都變成了殭屍。

從此以後,這個山谷就變成周圍最可怕的地方,殭屍橫行。當地百姓跑的跑,被殺的殺,周圍的村寨沒多久就變成一座「死城」。

 

一天,一位托缽朝聖的僧人經過此處,聽說了這樣的慘況,他發誓要解救變成殭屍的僧人們,讓當地百姓恢復正常生活。於是他千里迢迢前往拜見當時最著名的大活佛,祈求他的幫助。

 

大活佛跟隨這名僧侶來到這片山谷。大活佛轉動金剛杵,念動咒語,老僧人變的殭屍與其他殭屍瞬間都拜倒在大活佛的腳下。

 

大活佛仁慈地說:「你從前是一位高僧大德,只因機緣巧合亂了修行,才淪落到此地步。今日我助你脫離邪道,從今往後你就當一個守護本地的山神吧。只要你守護好當地百姓,好好修行,終有一日能脫離輪迴苦楚。」老僧人回憶起了往事,感動不已。他對大活佛說:「我一定會好好守護這四方生靈百姓,就連當地人房子上的一塊石頭木頭我也不會讓他落下。」

 

從此以後,老僧人幻化成了當地的山神,僧人們也恢復了原樣,整個山谷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據說二三十年前一場大地震來襲,其他的地方房屋毀損嚴重,就偏偏這片山谷中的村子,房子搖晃得厲害,但房頂的石板就是在空中晃動也不會掉落。還有人說,去山裡砍柴,遇到猛獸還是山石掉落,只要大喊山神的名字,野獸就會自然跑開,傷不到人分毫。山神如此信守承諾又善良,一定很快就能成佛吧。

 

 

 

【小故事03】妳一直在我背後

 

傍晚想去轉經,要穿過這個縣城的「貧民區」:幾乎沒有下水道工程,汙水橫流,垃圾塵土就在腳底打轉。一大片簡易搭蓋的木頭房子中,卻是個異常整潔乾淨的院子,一座大佛塔靜靜佇立其中。早聽說起一家人就住在佛塔旁,偏巧的遠遠的看見了。好久不見,依然一臉笑盈盈地像每次遇到他的樣子一樣,說著不流利的漢語,指著不遠處的那間小舖子說:「去玩、去玩。」因為他的故事,早就好奇他的家庭,於是跟著進去了。


真的就是一間再普通不過的小店舖。賣的東西屈指可數,飲料、方便麵還是那些小孩子的廉價玩意,難得的是每一種商品都擺賣的很整齊,雖是簡陋,卻也整潔又溫馨,與外面的環境竟有點格格不入。女主人熱情地招呼我們,他幸福地逗哄著襁褓中的嬰兒。真難想像這個粗糙過著簡單生活的漢子從前竟是當地遠近聞名的高僧,更是一位民族英雄……

 

那個夏天第一次見到他。我在咖啡館舒服的椅子上將腳高高的翹在窗台上,喝著冰咖啡,瞇著眼享受陽光。外面院子在修廁所,只有他一個人幹活,他穿著女人的圍裙,戴著一個滑稽的草帽與口罩。即使這般,我也看得出他和其他靠苦力營生的人不同。他每次進來喝水的時候都非常友好的道謝,也特別注意不把身上的塵土帶進店裡。和我幾個藏人朋友用很流利的拉薩語在交談……

 

他工作很認真,除了吃飯、喝水,幾乎不停歇,從早到晚。雖是好奇,但也不好多問,就這樣一日日的過去。直到有天他進來吃飯的時候,突然開口跟我說了他的故事,就這樣,我聽到一個傳奇。

 

他從小在當地最大的寺院出家。年紀輕輕就已經是整個寺院最厲害的辯經高手,無論佛學知識還是人品都是被極為稱讚的典範。可是隨著寺院的控管越來越嚴,僧人們修法益發困難,不滿的情緒在整個寺院膨脹發酵。一天,他在茶樓裡喝茶,就聽到外面眾人的驚呼聲,他跑出去一看,一位與自己最親近的僧人滿身是火,倒在大街上。這位僧人用最極端又不傷害眾生的方式表達自己的不滿。他抱起自己已經奄奄一息的朋友走回寺院,還沒回到住處,這位僧人就已經嚥氣了。這一路可想而知是多麼難過與絕望,而接下來之後,他被無窮無盡的調查、審問。他不再是那個被眾人敬仰的高僧,變成一個可怕的「危險分子」……可是他沒有屈服,依然在寺院裡努力繼續自己的生活。不久之後,又是災禍連連,他的僧舍一次次莫名遭遇火災,除了隔壁幾個僧人,也沒人給他救火。就這樣,沒多久他就連在一個寺院的棲身之處都沒有了。明知道有人蓄意要將他趕出寺院,他也沒有離開,到處借宿,有時候就睡在大經堂裡,就這樣一日一日挨過去。


那年夏天仁波切生日,當地百姓就在那所佛塔附近組織秘密的慶祝活動,想是積壓在心底的痛苦情緒太深,他公然上台義無反顧地唱了一首歌頌祈請仁波切回來的歌曲,這下當然是闖了大禍,當天他就被通緝了。他連夜逃跑,之後的一年裡東躲西藏,無一日安穩。也就在這個時候,與他從前有聯繫的同鄉阿尼,在電話、書信裡給他很大的安慰。他說:「從前就熟識的僧友,本從未想過任何男女方面的事,更多也是探討佛法,只是那個時候如果不是她的安慰真不知該如何度日。」逃亡終究不是長久之計,他還是回來了,很快被判入獄三年。至此他再也沒有回到寺院,這三年裡,阿尼一直在鼓勵他,他說:「也不曾想到真摯的朋友關係就慢慢變成男女之情,這有前因後果,也許是緣分使然吧。」他承諾出獄了就會娶她,她也答應無論頂著多大的壓力也會等他。就這樣,三年後,兩人在一起了。若不說前因後果,在藏地這可謂是極為不堪的事。一個僧人與尼姑有了男女關係還成了家。我聽到這裡特別理解,不正是因為經年修習佛法才能讓他們在遭遇劫難還能如此豁達的理解對方並接納嗎?

 

 

從小在寺院生活,沒有一技之長,他為了養家只有做最苦力的工作,要知道在藏地遠本僧人是不需要做任何世俗的勞動的。可想而知,他的生活真的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他沒有遠走他鄉逃避,有些不明所以的人恥笑他們,當他做工的時候,有人投以鄙夷的眼光,可這些都沒有腳踏實地的開始新生活來的重要,現在他的孩子出世了,無論多大點的地,也是他溫馨的家。他即使終日奔勞,一年裡或連一個月也不能休息到,但他接受了這個現實。也因為他從前是個真正的修行人,才能將旁人看著如此不堪的日子過得有味。我敬佩他也唏噓他的遭遇,這個世道不公平造就很多悲劇,他是這些悲劇裡的溫馨片段。

 

暮色漸沉,我轉完經準備回去了,又看到他急匆匆地跑過,我問他去哪?他還是那般笑著,指著七八百米外的一個黑房子:「上廁所。這周圍沒有一個乾淨的公廁,只能跑啦。」為了找乾淨的方便之地,他要走這麼遠,即使窩居在如此偏陋之地,他還是盡量保持著尊嚴與潔淨。他又說:「去年一年辛苦勞作,還是賺下了五六萬塊錢,再努力兩年,將來在鎮子周邊不遠處外自己修一個房子。明天一早還要去做木工活了……。」講完這些,他已經消失在轉經的人群中。


我在心裡看著佛塔祈請三寶庇佑他。他是我生活中的傳奇……。

 

 

【小故事04】藏地版的羅密歐與茱麗葉

 

藏地牧區,人們依然還傳承著幾百年來傳統的生活模式。而一代代的恩怨情仇往往有他們自己的解決方式。許多年前,一對男女互相愛慕,這個男孩據說是那片牧場最帥氣、也最有能力的康巴漢子。在那個川藏線天險重重的年代,他曾經開著一輛破東方卡車,拉著幾十個同鄉前往拉薩朝拜。

 

男孩驍勇卻也野性十足,一天酒後無端的口角,竟讓他拔出了藏刀,失手殺死了一位長者。而這個年長的男人偏菸是他深愛的女子的舅舅。冤仇已結再難解,男子被判入獄,女子傷心欲絕出家為尼,兩家就此徹底斷了往來。

 

若干年後,從監獄中走出的男子依然對曾經的愛侶念念不忘,而當初的女子已經是一位虔誠禮佛的僧尼。

 

 

男子不只一次偷偷前往寺廟想私會她,但曾經的家族血海深仇與佛門的清規戒律,又豈是能讓女子再次回頭?阿尼不堪其擾,再一次又一次地拒絕未果之後,在一個深夜裡,就在她的禪房內,男子又再一次的造訪,企盼她的回頭,但這次她選擇舉起了手中的尖刀,結束了男子的生命。因為複雜的冤仇關係,阿尼沒有被判刑,只是聽說自此她再也沒有回過家鄉,一直在一個鮮為人知的修行地修行懺悔。直到今天,當地人們談起這個男子,還會不由的舉起大拇指,直搖頭說:「可惜了、可惜了。」

 

或許在現代社會,這樣的「復仇」會讓你覺得簡直像是電影情節般奇幻,可是直到今日,它還是無時無刻在發生著。有一年搭過一個當地公安局長的車,他說有兩個家族互相仇殺,越演越烈,竟然在幾年間就死了七、八個人。殺了一個、關進去一個,而家族裡的男性就前仆後繼的又開始了復仇之路。最後故事的終結是靠當地的寺院出面,才終於獲得解決。

 

 

【小故事05】藏地版的哈姆雷特

 

牧場上生活的藏人,心胸雖寬闊,同樣也桀驁不羈。可能一次酒醉後的爭執就能釀成大禍。

 

故事裡的主人翁「達瓦」,他的父親在他尚還年幼時,與人起了爭執,被殺死在偏遠的牧場上,撇下達瓦兄弟與母親三人艱難度日。殺人者潛逃,兩個家族自此結成世仇。殺人者家族裡的男性多年來仰仗著家族勢力,經常欺負孤兒寡母。達瓦在仇恨和屈辱中長大。

 

十多年過去,達瓦的弟弟出家為僧,他也在牧場上成了家,有了自己的一雙兒女。經常有親友們慫恿他:「達瓦,難道你就忘了你們一家受了多少納家族的欺辱?」每每這個時候,達瓦總是默不作聲。

 

那年的冬天,臨近藏曆年節,街道兩旁的茶室、朗瑪大多聚集那些經年遊歷遠方的康巴漢子們。晚上小城最火紅的舞廳裡,達瓦隻身前往,誰也沒有想到,這個許多年被旁人視為懦夫的漢子會用如此極端的方式完成他的復仇計畫。達瓦在人潮中,精準地瞄準殺父仇人的家族中最囂張的那一位,一聲刺耳的槍聲,驚跑了眾人,仇人倒在血泊中、怒目圓睜,達瓦已將他一槍斃命。達瓦如釋重負般的鎮定而去,無人敢攔下他的腳步。

 

背負命案的達瓦消失了幾天,被警察在一處寺廟逮捕。達瓦冷靜異常,絲毫看不到驚慌與後悔。人死了、仇報了,故事就這樣結束了嗎?他同樣撇下妻兒進了監獄,本來這種仇殺不足到死刑,但這是在公眾場所持槍殺人,性質惡劣,所以很快的,死刑判決書就送達了。而他的家族裡所有男性近親們,也通通在一夜之間,因為害怕被再次報復,而全部遠走他鄉。

 

兩個家族在當地寺院的勸和下,還是勉強了卻這樣沒完沒了的恩怨。幾個月艱難的談判下來,最終的結果是:達瓦家族的十幾個男性宗親,在未來十到十五年間,不得再回家鄉這片土地,而他改判無期徒刑,他的妻兒則必須舉家搬到他方……

 

 

常人或許根本無法理解這樣決絕代價如此大的復仇方式,但時至今日,它依然是牧人傳統生活中的一部分。據說達瓦給來探監的妻兒交代的話只有這麼一句:「宿命,無法選擇。讓孩子們遠離此地吧。」我只是一個真實故事的紀錄者,也無從判定對錯,但因果不虛,我總是信的。

 

 

【小故事06】藏地的海市蜃樓~魂寄湖

 

西藏一處海拔5000多的神湖,是大活佛轉世的湖。去過三次,第二次的時候確實看到很清晰的顯影:藏式的高樓,連窗戶上裝飾的布都很清晰地看到,特別神奇。而且,旁邊的人看到的不一樣,所以肯定不是海市蜃樓。

 

有個小尼姑她看到一個寺廟,但是並沒有去過,結果神奇的是,她返回拉薩的途中搭了一個當地人的車子,行至一半,當地人說要去一個小廟給親人送個東西,結果,到了就是她在湖裡看到的廟。

 

 

 

 

還有一個當地女孩,她從前去湖裡看到過一個房子,結果嫁到男人家,在婆婆家發現了同樣的房子,只是其中一部分被拆了,她就說你們這個地方從前是不是有一個牛棚之類的,婆婆家人很驚奇。

 

 

【小故事07】那個叫做「TI RONG」的小妖仙

 


在藏區大多地方都傳說有一種叫做「TI RONG」的小妖仙。

 

他的身長不過三尺,沒有頭蓋骨。頭頂戴一頂神奇的帽子,既可以保護頭部還可以隱身。稱它為小妖仙,是因為它沒有能力做大善事或惡事,只會在不高興的時候搗亂。

 

只有還不能言語的嬰兒才能看到它的樣子,而TIRONG也最愛和小嬰兒一起玩。據說很多小嬰兒看著某處莫名地笑就是TIRONG在逗弄呢。

 

在安多地區的個別村落,聽說那裏的藏人專門使用法術養著它,它有時會將隔壁家的一鍋麵裡的肉偷出來給主人家,有時也會使用自己的隱身之術幫主人家在賭博的時候大賺一筆。

 

在康巴地區的木茹谷,老一輩的人約二十年前親眼見過TIRONG作怪。山頂的一家,某一天開始家裡的鍋碗瓢盆、屋外的小石子都被TIRONG扔在空中飛,導致這家人只能在院牆外的草地上睡覺。許多鄰居都看到了這個奇景。

 

也有人說,如果你會一種TIRONG愛玩的遊戲,那麼你可以將它召喚來,和它玩盡興時,趁它不備,騙走它的帽子,那麼你就會成為童話裡的隱身俠。你想有一頂TIRONG的帽子嗎?

 

 

 

【to be continue … 待續】

2019/05/17

 

 

 

【著作權聲明】
本站所刊載之所有內容,除著作權法規定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如法律、命令、公務員撰擬之講稿、新聞稿等...請參考著作權法第9條規定)外,其他包括文字敘述、攝影、圖片、錄音、影像及其他資訊,均受著作權法保護。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盜用、複製、轉錄、散佈部分或全部內容。